北京抢夺人才措施和人才需求
文章发布:尚贤达猎头 时间:2018-03-29 浏览次数:540次

 

 

321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发布了《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的通知,提出要建立优秀人才引进的“绿色通道”,对符合条件的来京工作人员可快速办理引进手续,加大对科技创新、文化创意、国际交往中心建设、金融、体育、教育卫生、高技能等7类人才的引进加大力度。

一、北京吸引的目标人才

根据《管理办法》的相关内容,引进的优秀人才需要符合以下条件:“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的中国籍入选专家;“万人计划”、“高创计划”、中关村“高聚工程”的入选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及以上奖项的主要获奖人,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及以上奖项的主要获奖人。《管理办法》中明确指出,只要满足以上三个条件之一,即可通过优秀人才引进的“绿色通道”途径快速办理引进手续。不仅如此,《管理办法》还将创新创业团队、科技创新人才及科技创新服务人才、文化创意人才、体育人才、国际交往中心建设的人才、金融人才、教育科学研究和医疗卫生健康等专业的人才、高技能人才等统统纳入考虑。打破“一量尺”,呈现出立体化的标准体系,是此次引才新政的突出特点。以文化创意人才为例,可申请落户的既包括新闻出版、广播影视、文化艺术、文物保护等领域国家级奖项获奖人和国家级文化创意人才培养工程入选人,也涵括社会贡献较大的知名媒体人、自由撰稿人,及著名作家、导演、演员等。

北京人才新政减少人才落户之忧。以往谈起户口,被提得最多的就是应届生身份、单位落户指标。这次北京的引才新政,就释放出颇具善意的信号:“北京欢迎你”,只要你在自己的领域足够出色,就可免除“落户”的后顾之忧。而其意义也是多方面的。 “不唯学历唯能力,不唯职称唯贡献”,这样与市场评价标准衔接的人才引进政策,看重的才是“人才”,而非单位、学历等外在因素。这打破了过去僵化的户籍管理格局,大大扩宽了人才引进的范围,也提高了人才引进的实效。户口不再指向“指标”,而是指向个人。这跟北京的实际情况贴合:北京聚集了大量高素质紧缺人才,这些人才为北京城市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却无法扎根。如今在新政之下,很多存量“外地人才”的痛点或许能消弭。

二、北京出台人才新政策的原因

从北京自身来讲,近几年经济增速逐渐放缓,下行压力与日俱增。自2013年起,北京的GDP 增速始终处于四个一线城市末位,2017年经济总量同比增长6.7% ,尚不及全国的平均水平。此外,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动辄几百万的房价与水涨船高的房租让无数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们叫苦不迭。同时,交通拥堵,雾霾侵袭,水资源短缺等一系列关乎到民生的社会问题,大大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品质。于是,不少人逃离北京而选择其他城市,其中不乏许多优质人才。于北京之外,二线城市正在飞速发展着。数据显示,继天津、重庆、苏州后,2014年~2017年,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青岛、长沙、无锡七个城市经济总量也相继进入“万亿俱乐部”,且经济增速始终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除了快速增长的GDP 外,二线城市的综合实力同样也在不断攀升。2017年上半年,全国主要城市人才净流入率排名中,杭州人才净流入率(地区人才净流入率=该地区人才净流入人数/该地区人才流动总人数×100%)最高,达到11.21%,明显高出其他城市。在2017年确定的“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城市名单中,除了北上广深外,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郑州、青岛、西安等城市均位列其中。 “内忧外患”的双重围剿,北京似乎也感受到了压力。于是,北京加入到这轮“抢人大战”中,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三、北京的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老年人口比例达到较高水平之前,会形成一个劳动力资源相对丰富、抚养负担轻、于经济发展十分有利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的经济总体会呈现出高储蓄、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我国之所以能够实现长达近4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人口红利在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今天的北京,刚好处于两次人口红利交接的关键时间点。根据《北京市老龄事业和养老服务发展报告》,截至2016年底,全市60 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329.2 万人,占全市户籍总人数的比例超过24% ,位居全国第二;即便算上非户籍人口,这一比例也超过15%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意味着北京的老龄化已颇为严重。与此同时,出于种种原因,北京正悄然间发生着人口流失。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7 年末,全市常住人口2170.7 万人,比上年末减少2.2 万人,为2000 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这其中不仅包括无法忍受北京的高成本而转投二线城市的工作人口,还包括不少来自高校的应届毕业生。户籍的日益缩紧,让他们难以获得进京指标,既然无法扎根,还不如归去。当短期人口上限已定,老龄化加深趋势难以扭转之时,要想挖掘第二次人口红利来推动北京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唯有加大力度进一步吸引人才的流入,通过提高劳动人口质量来弥补数量上的缺陷。某种程度上讲,这也实属无奈之举。尽管二线城市们正在强势崛起,但是对于不少人来说,北京还是北京,还是那个令人魂牵梦萦、无比向往的圆梦之地。近几年,“逃离北上广”的风浪曾经甚为流行,然而风平浪静后,不少年轻人还是选择“逃回北上广”。究其原因,不是生活成本更低、物质回报更实惠的小城市不好,而是年轻人无法忍受未来变化的无限可能,会被小城市的安稳生活日渐消磨。而今,北京不仅能为人才们提供足够的筑梦空间与实现梦想的可能,更愿意给他们强有力的归属感,或许又一次“进京潮”将会来临。

北京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发布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形势分析。从总量情况看,根据单位用人需求调查数据推算,预计企业单位2018年上半年的用人需求缺口约为0.8万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用人缺口最大。

从产业分布看,第三产业缺口最大,约占缺口总量的86.6%。第二产业占13.3%,第一产业占0.1%;从行业分布看,近7成的缺口集中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和房地产业;从结构看,专业技术人员的用人缺口最大,占缺口总量的32.5%。其他依次为生产工人、服务人员和行政管理人员。

据上述统计,北京全市2018年上半年企业单位预计净增用人岗位约5.1万个。产业、行业结构进一步向“高精尖”领域转化,以专业技术人员为代表的高技能、高技术人才需求旺盛。从用人需求的区域分布看,“三城一区”(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昌平未来科学城和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吸纳就业的新增长点。2018年上半年中心城区用人需求占比降低,城六区用人需求占比为64.5%,同比降低了4.1个百分点;“三城一区”用人需求占比为37.6%,同比上升了7.8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