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的人才政策迎来优化调整
文章发布:尚贤达猎头 时间:2022-02-09 浏览次数:871次
 
优秀人才是各城市的核心资源,是其持续发展之基,所以一直是各城资源争夺的焦点。特别是一线城市更是把吸引人才放到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位置进行考量和布局,为此持续多年竞相出台各项人才吸引政策,筑巢引凤,效果显著。随着城市发展进入各自的新阶段,有了新需求,其人才政策也迎来了优化、升级或调整。
近几年,各省市的人才政策有明显收紧趋势,从大水漫灌,到精确引流,各大城市都在细化抢人大战的策略。
近日,深圳市罗湖政府在线发布关于征求废止《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实施高层次产业人才“菁英计划”的意见及三个配套文件的通知》公众意见的公告。公告中指出,《意见》至今已实施七年,罗湖区正在优化重构新版人才政策体系。为执行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拟计划废止《意见》。
2022年伊始,杭州市余杭区率先敲响了杭州2022年人才领域的第一锣。明确了从2022年1月1日起实施最新人才政策。
停止发放生活及租房补贴
2021届硕士毕业生在深圳尝到了这个城市留给学历人才的最后一点甜头。
2021年5月,深圳人社局发布公告,对现有人才政策作出调整:自2021年9月1日起,新引进人才不再受理发放租房和生活补贴。这份文件表明,深圳全日制本科及硕士学历人才的补贴即将成为历史,博士人才的年龄门槛也被限制在了35周岁以下。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在全国也是抢人急先锋的深圳,却也率先踩下了人才政策收紧的第一脚。
紧接着10月份,另一个网红城市杭州,也发布新的高学历毕业生生活补贴以及新引进应届大学生租房补贴政策。
 
对博士的生活补贴大幅度提高,毕业时间为20 21年10月 15日(含)之后的博士研究生,生活补贴标准由5万元调整为10万元。落户政策也出现了“一松一紧”。“一松”:博士研究生可享“先落户、后就业”;“一紧”:大专学历不能再按照“人才引进”途径落户。要知道,凭借优越的补贴政策,杭州从2016年以来,人才净流入率连续5年占据全国第一。
种种政策细节上的调整,影响是各方面的。这也表明,大城市的的人 才引进策略,开始从粗放型,慢慢向精准型过渡了。从全面抢人,到分类抢人了。
高层次人才是主流
放眼全国,各地的抢人大战从未平息,而是更精确了,群体更细化了。
例如上海在去年提出,将之前“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范围扩大至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
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因此四校应届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而近些年国内城市基建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二线城市的强势崛起,也相继加入到“抢人大战”之中,通过给钱、给房、给户籍,甚至利用解决配偶工作、子女入学等手段来吸引全国各地的优秀人才。
例如杭州,从2018年起,杭州将人工智能、量子技术、生物科学、区块链、3D打印等重要科技领域作为重点产业,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与“新制造业”的同时,不断完善升级产业结构。而这些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高层次人才。
此时,一系列精准吸纳高层次人才的举措,如限制专科落户,博士生生活补贴直接“翻倍”等政策,也是杭州对高层次人才迫切需求的写照。
人才政策在收紧
全国抢人愈演愈烈的大潮正趋向于白热化的关头,走在最前线的深圳嗅觉灵敏,开始收紧人才政策。
据统计,各地2021年最新的人才政策,都有了一丝收紧的味道。
据统计,今年以来,广州、南京、杭州、东莞、西安等地均收紧了人才落户及购房门槛,其中广州、南京、杭州年内不止一次收紧人才购房门槛。
广州市规定人才购房须提供连续12个月缴纳社保证明,不得补缴。而此前,非广州市户籍只要符合满半年社保的条件就可以购房。
南京市发布的《人才购房新政》规定,硕士学位社保要缴纳6个月;本科学历社保需要缴纳12个月;而之前的规定是需要1个月社保或个人所得税缴纳记录,门槛被提高了不少。
资源有限
各省市收紧人才政策,精细化管理人才引进的根本原因是地方的承载力是有限的。
其实,早在2008年,深圳的人口密度就已经很高。深圳市总面积为1952.84平方公里,其中可建设用地931平方公里,不到上海、苏州等地辖区总面积的1/4,不到北京辖区总面积的1/8。
根据“七普”常住人口数据,目前,深圳常住人口密度已达8791人/平方公里,高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超过东京(6426)、伦敦(5644)。
一方面,常住人口持续增长、人口密度过高导致资源环境承压,深圳人口与公共服务供需矛盾突出。以医疗为例。2019年,深圳每千人医生数为3.0人,每千人病床数为3.8床,同样远低于北京、上海与广州水平。
另一方面,人口虽然增多,但“人才不足”的问题依然严峻,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制约产业升级的重要因素。
深圳此前人才引进迁户政策门槛较低,迁户人口总体学历结构不够理想,硕士以上学历的人员占比偏低,大专及以下学历人员占比偏高。
就高端人才来说,2020年,深圳全职院士总量73名,累计认定高层次人2万余人,较北京、上海等城市仍然存在较大差距,人工智能、材料基因组工程等科技前沿领域的高端复合型人才严重缺乏,这导致了提供产业应用核心技术和解决方案的研发团队不足。
在全国“抢人大战”如火如荼的当下,深圳、杭州、广州等大城市逆势而为的背后其实是现实情况的考量,就如同北京上海超高门槛的落户条件,这一次大城市的人才政策调整,不是收 紧政策了,而是从大水漫灌时代,到精细调整的时候了。从来者不拒,到要更好、更优、更精尖的人才了。来源青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