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房地产企业人才需求变化
文章发布:尚贤达猎头 时间:2022-02-09 浏览次数:873次
大年初一,某TOP20房企人力老总刘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都在裁员,这是大势所趋,也就认命了。”
由于疫情和防疫政策的关系,刘芳选择在上海就地过年。因为她所在部门的考核指标是集团最重的,既要在规定时间内对集团各部门完成指标优化,又要梳理今年的人员缩编数字。
“人力老总也有自己的顾虑,其实大笔一挥也并非大家想得那么大开大合。”刘芳表示,年前担心指标完不成,年后最担心的是人员流失问题,“怕的是你想留的人留不住,不想留的人却留了下来”。
年后可能还有第三轮裁员
春节前其他部门早早就放假了,而刘芳负责的人力部门却一直坚守到除夕。
“裁员一方面是为了提升效率,年前的裁员尤其如此,还可以极大地节省成本。当然,这是大势所趋,大江大河的时候,也就认命了。”
刘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行业整体下行的背景下,对于不少房企而言,“活下来”“保交楼”、保证公司基础经营才是最重要的,而公司人员的合理配置则是人力部门的“一号”工作重点。
“春节前我们只是第二轮裁员,年后视情况还会有第三轮。”
刘芳所在房企和此前已经爆雷的泰禾集团(000732)、华夏幸福(600340)、蓝光发展(600466)等房企类似,由于快速扩张等因素导致资金断裂,该房企旗下数百个项目曾一度处于停业或半停业状态,导致近来的销售也呈断崖式下降。
记者注意到,这些年通过高杠杆、高周转方式扩张的企业,包括阳光城(000671)、新力、弘阳等,近两年就陆续传出裁员消息。如阳光城今年1月中旬将下辖的营销大区进行裁撤合并;弘阳地产早在2020年就传出裁员30%的消息。
刘芳告诉记者,房企提出的“提质增效”,放在组织架构上就是减去一些层级或部门,放在人力口就是裁高招低,放在营销口就是压缩费用,放在运营口就是工程该压不该压的账都会再压个几个月。
“随着这类房企融资性现金流和经营性现金流的断档,购房者也更加谨慎,对于即将爆雷的房企不敢再去买他们房子。除非融资端放松,这类企业将很难扳回这个局面。”
“大白兔”“小白兔”成裁员重点
哪些人最容易成为裁员对象?在刘芳看来,对于一家房企而言,只需留下工程、成本、营销、财务、人力部门,就能够运转起来。
“行情好的时候,房企希望在营销中心之外成立营销公司,除了做营销策略之外,职能上和各区域营销部和集团营销中心互有重叠。其初衷是想做一个孵化,不光卖自家房子,还想成为渠道,卖别家的新房。但行情不好,这个部门就成了累赘,高不成低不就,这也是为何阳光城会将这个部门裁撤的逻辑。”
刘芳表示,房企各组织部门存在的价值在于能够让各个条线充分协作。因此,裁员的顺序依次为投资类、客户研究类、融资端等。对于区域平台和集团平台的人,也是可以取舍的。如阳光城,将上海区域和江苏区域合并之后,只留少部分一线人员。
除了部门整个裁撤和保留合并,对于部门内人员的去留则显得相对谨慎了许多,这也是让人力老总最头疼的部分。
一般而言,裁员会先针对集团各职能口的员工,尤其是管理岗位。其次,营销岗位是重灾区,尤其一些尾盘的营销部门将被合并至其他项目,大约一半人会被“优化”。
“首当其冲的是‘老白兔’,即资历老又不亲力亲为,多以部门高级经理和副总监为主,这类人平时在公司关系多没人碰,而第一波裁的就是这类人。第二波则是刚入行一两年的‘小白兔’,这类人愿意做事,但不能独立承担任务。”
第三波才是管理人员,比如区域的营销负责人,就可以让集团营销总兼任。管理岗位可以通过兼职的方式去压缩,管理岗不是业务岗,而是通过管理目标和他人来达到经营结果,管理这个岗位的人对于专业度要求也没那么高。
“最后才是有着多年工作经验、执行力强的业务骨干,这类人‘活’得最久。”
不过,降本是一方面,刘芳表示,“能够把房子卖好,企业反而愿意加钱找人来,增加的投入取决于他的产出。现阶段,所有动作都围绕着一个目标,那就是按时交付。”
“以前企业为了扩张,执行的是三级管控。如今对于大部分房企来说,要做的就是穿透式管理,以最低的成本做最高效的事。在组织架构上,基本缩减成二级管控,穿透+扁平式管理是大趋势。集团通过区域整合直接穿透式管理区域,使得区域平台不再重要。”
此外,现阶段的营销,房企更多会采用分销、加大佣金比例的方式。“人力资源的投入和产出是需要时限的,不是说今天招了人下个月就会见效,起码需要半年后才会有效果,房企毕竟不是流水线工厂。”
在刘芳看来,一个案场20个人销售和40人销售未必有差异,20个置业顾问可能都没客户。“除非项目上购房者人流涌动,需要增加人手。”
先要活下来才可能活得好
“先要活下来然后才能活下去,最后才是活得好。活下来就是要扛过暴风骤雨,同时持续经营,接下来才考虑往前走一步的问题。”
刘芳表示,每家房企情况不尽相同,属性也不同,所以目前面临的局面也不同。在活下来的阶段,要识别哪些区域是基本盘,哪些部门是需要保有的,同时对于现阶段可以放弃的职能和区域,采取卖掉等方式,做组织架构收缩。
“虽然大家面临的形势一样,但不同房企在春节前的心态并不一样。”
对于碧桂园、龙湖、旭辉这类房企,依旧会维持稳健发展策略,包括人才组织上。比如龙湖,目前处在一个人员更迭周期,在过往十年里,龙湖快速引进行业精英,并从2012年开始就大量培养仕官生,如今这群人已成了企业的中流砥柱。
“在行业面临大减员的时候,面临自身的换代需求,毕竟有的人跟不上企业发展。此时,借势做一些人员换仓,把跟不上的人淘汰,从其他房企招收一批不错的人。”
此外,有一些企业觉得现在是扩张的绝佳时机,类似于万科、金地、中海这类头部房企,现阶段做的是卡位,占住前几名位置。
而葛洲坝(600068)和电建这类房企,在经营能力和人才建设上有足够厚度,会通过项目类的并购扩大市场规模,但相应的其组织架构不会快速扩张,区域平台不会大规模招人,只会在土建和项目上一些关键岗位做人员填补。
再比如区域型国企建发、华发等,这类房企一方面想承接一些房企区域性项目,对于人才和扩张需求是最激烈的,在人才端会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来实现五百亿到千亿元的跨越。
还有像广西彰泰、河南建业、四川领地等区域型房企,以及没有登陆过资本市场、在杠杆方面没有用足的企业,这两类企业面临的年关形势又不一样。
在春节这个重要节点上,用什么样的薪酬策略来保证人心?刘芳表示,“对于保有的干部会进行倾向性发放,对于一些要收缩的地方会进行侧重性的调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芳为化名)(镁刻地产原创)